台湾立报社论再探乔姆斯基举牌

2019-12-13
    787浏览
台湾立报5日社论全文如下:

 乔姆斯基声援台湾反媒体垄断运动,发生「拒绝中国黑手,捍卫新闻自由」举牌事件。由于乔姆斯基是世界知名的学者,不仅在专业语言学上具有革命性的贡献,同时也是代表社会良心的知识分子,此一举动引起广泛注意。事发后,有人写信询问他,这是否完整表达他的意思?乔姆斯基表示他只是纯粹反对媒体垄断,并未注意到牌子上的文字有反对中国的字眼,也不了解是否有中国黑手在影响台湾的新闻自由;作为学者,他不可能在不了解的地方随意发言,因此,如果知道含有反对中国黑手的内容,他不会支持。
 
 举牌事件引起台湾舆论热烈谈论,包括事实性的争议、媒体伦理的探讨等等。争议由事实的繁琐认定,上升到意识形态的对立,流为立场之争。乔姆斯基是国际级大师,我们认为应该从乔姆斯基的基本理念来讨论,这种争议对台湾社会才有价值。
 
 乔姆斯基关注四大领域:语言学、国际关係、媒体、教育,都有非凡的见解与贡献。除了语言学属于纯粹学术範畴之外,其他领域都与现实世界密切相关。这三者有一个中心思想可以贯穿,即对强权的批判,对弱势者以及受压迫者的同情。在国际关係领域,强权就是美国帝国主义。乔姆斯基对美国帝国主义侵略第三世界国家的批评从来不假颜色。这是乔姆斯基受到世人广泛尊敬的主要理由。在媒体方面,强权就是美国对全球大众媒体的控制,用以塑造世界对帝国主义侵略行为的认同。教育领域则主张教育目的在于促成人们从成见中解放出来,要能培养社会真正的民主。在这个领域的强权,就是意图经由教育来灌输意识形态的国家机器,特别是帝国主义的国家机器。
 
 理解乔姆斯基的中心思想,就可以知道,他在各领域的批判,总是追溯到问题的源头:美国帝国主义。国际关係当然如此,媒体、教育亦不例外。许多第三世界国家也发生许多不公不义的事情,但是乔姆斯基不会随主流媒体的谴责而起舞;反之,他往往澄清一些事实,或是分析出隐藏在这些不公义事件背后的帝国主义因素。例如,当年西方主流媒体配合美国布希总统污名化一些敢于对抗美国的国家为「流氓国家」,乔姆斯基就以大量事实指出,最大号的流氓国家就是美国。
 
 因此,如果乔姆斯基真正要评论台湾的媒体垄断问题,他的矛头将会是欧美国际媒体垄断对台湾媒体的影响,或是欧美资本对台湾媒体直接或间接的控制。对于中国,乔姆斯基的基本态度可以看出是同情的关怀,因为中国属于长期被西方帝国主义侵略的国家。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