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立报社论典型在夙昔向台湾史大师曹永和致敬

2019-12-13
    915浏览
台湾立报7日社论--典型在夙昔-向台湾史大师曹永和致敬,全文如下:  

社论一句话:曹永和的治学态度、治学方向与坚定的台湾岛史观,无一不让人动容。

 九月,史上最高金额的唐奖在台湾举行。在这之前,台湾学界也损失一名泰斗,那就是唯一没有大学文凭学历的中研院院士曹永和,以95岁高龄辞世,让各界为之不捨。

 曹永和着书立论之,深为各界所知悉,但本刊认为,曹永和的一生至少留下三个典型,是后辈学者所不能不知。

 其一是曹永和的治学态度严谨,诚如黄富三所感叹,很多人一开始就讲理论,再用事实去套,但曹永和却是从考证开始,依事实去建构理论。曹永和的态度,说穿了就要使用第一手资料,而不是靠别人引述,变成二、三手传播。这番境遇当然与曹永和待在台大图书馆有关,而他一待38年,馆内任何一本书,在什幺位置,都可以铭记在心。在图书馆的工作中,曹永和忍受寂寞的在书堆中反覆查证资料,这份耐心又有几人能学得来。

 其二是曹永和选择走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路,研究不随波逐流。大家熟知曹永和仅有台北州立第二中学的学历。当他在台大图书馆接触到大批西、荷藏书,他没有退却学习,反而自学西、荷等九种语言,甚至于连荷兰古文都没有放过。这样的努力代表着他坚毅个性,终能把西学融为一体,从31岁执笔写《近世台湾鹿皮贸易考》,更能明了他选一条没有人走的路,后来竟被开闢成康庄大道。

 其三是曹永和的台湾岛史观,反转以汉人为中心的研究窠臼。曹永和主张迴避台湾史在荷兰、西班牙、清朝、日本等不同族群统治下的得断裂。曹永和认为,台湾岛内文化有其连续面,例如汉人及原住民风俗习惯,在不同族群统治下都有其特色。

 曹永和这样的治学态度、治学方向与坚定的台湾岛史观,无一不让人动容。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