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报社论零扑杀是毛小孩的乐园或地狱?

2019-12-03
    999浏览
中国时报10日社论--零扑杀是毛小孩的乐园或地狱?全文如下:

 1月6日起台湾正式进入流浪动物「零扑杀」时代,宣告《12夜》悲歌的终结,动保团体及爱护猫狗人士莫不视为人道主义的重大胜利。但在台湾眼高手低的政治生态与应付主义官僚文化下,「零扑杀」真能达阵吗?新政开启的究竟是流浪动物的乐园之门或地狱之门?

 零扑杀政策毕竟是台湾人道主义精神的展现,足以让世人称羡。但直白说,达到此一境界,应是一场人与动物、人与宠物关係的自觉革命,需要全民感受、感动、觉醒,不是立委随兴立法、政府教育宣导或强制执行所能达成的。宣称若达成零扑杀,台湾将是「亚洲仅次于印度的第2个零扑杀国家」,未免显得思维简单,甚至荒谬。不同宗教关怀对动物有不同的虔敬、相处之道,台湾社会对待动物的态度与印度有天壤之别,岂可相提并论,反而可能因零扑杀政策的贸然推动,曝露了一般民众对待生命的轻率甚至残忍。

 迄今为止,民进党政府并未就如何执行零扑杀政策提出完整的政策规画,只见「前朝」农委会官员说,应以TNR的「捕捉、绝育、原地放养方式,让社区与流浪动物取得新的平衡,让民众不再有流浪动物可能影响人民生活与安全的疑虑。这是想当然尔的说词,希望为真,其实并未落实在实境。

 前年1月立法院三读通过《动物保护法》修正,废除公立收容所流浪狗《12夜》处以安乐死作法,预定两年缓冲期后实施。去年5月桃园新屋流浪动物收容所所长、年轻女兽医师简稚澄为收容所资源不足,只能坐视流浪狗的不堪处境,因而服动物安乐死用药死谏,曾经震惊全国,流浪动物零安乐死政策已经上路,收容所资源不足问题并未改善。

 这两年,位阶仅及院属4级单位的农委会畜牧处动保科人员奔走各地,了解各县市流浪动物收容的困难,争取预算改建各县市流浪动物收容所,办了许多场收容动物与民众接触活动,希望增加认养数量,但这样的準备显然不够。依据农委会主管科的盘点,包括6都及各地方县市,流浪动物在养量、收容量,超收仍很普遍,至少10县市收容所仍在新建、改建中,甚至基隆、嘉义、屏东还在规画阶段,在养量及收容量都严重不足。何况只是收容所硬体增加,决不代表零安乐死政策可执行。遗憾2年缓冲期「死限」无可调整,现在只得硬着头皮上阵。

 农委会理解流浪动物零安乐死準备的现况,都会区与农业县差距极大,其实,如此二分也嫌粗糙,只能说都会核心区政府的準备与民众对待流浪动物态度等软硬体準备较成熟,都会偏远山区与农业县对待收容动物则大不相同,关键原因是生活型态完全不同,很难在短时间调整过来。

 有的县市为应付绩效考核,竟然「南狗北运」,分散处理收容狗只,足见官僚的应付心态。主管官署寄望民众踊跃认养,期待强力执行TNR来控制收容所流量恐也嫌理想化。如何才算「精準捕捉」?如何迅速补齐为流浪动物绝育的兽医缺额?曾有爱动物人士抗议,流浪猫耳朵剪了缺口,隔天耳朵又多了新剪伤口;也曾发生公母不分,在公狗肚子下刀,当母狗绝育的荒唐事。

 人力、资源两缺,无法提供收容动物应有的照顾,是简稚澄自杀主因,这样的恶劣局面仍普遍存在各地动保及收容机关;就连中央主管单位,也只是农委会畜牧处动保科的编制,几个技士怎堪负荷全台公立收容所近万只流浪狗?民间爱狗人士收容动物数量可能更大,其中不是没有弊病,政府要不要介入管理?

 农委会认为「源头管理」可克服收容动物问题,但其间变数太多。爱毛小孩、乐于认养,绝非一蹴可几;宠物繁殖场赶流行的放任供应,卖给爱心有限的饲主,又该如何规範?3年前的狂犬病疑云,郊山多出难以计数的家犬、宠物犬,这变数难道不考虑?

 除了「源头管理」、TNR外,应该发挥创意,规画更具建设性、更符合动物生态习性的收容动物方式。流浪狗未必要靠「爱心妈妈」餵食才能活,这太小看牠们的存活能力。偏乡地区何不因地制宜,寻找公有林地,让流浪狗结扎后回归自然,甚至可规画为爱护动物者与猫狗互动的自然生态休闲区。

 零扑杀、零安乐死是让人类自我满足的「文明」境界,但执行结果是否符合初衷?会不会反而製造更多宠物的悲歌,主管官署必须开放思维,寻求对动物生存权有利的应对之道。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