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报社论财政部不能再为富人降税

2019-12-03
    802浏览

 中国时报20日社论指出,财政部最近举办了不少次公听会,都是为了减税。三月二十二日的公听会,是为了所得税法第十七条各项之免税额、列举扣除额、特别扣除额。当然,年底大选在即,每一位立委都要求财政部放宽各种免税额与扣除额。这些要求美其名为「租税合理化」,但是说穿了就是要求减税。 

 四月三日,财政部又召开了遗产赠与税改革公听会,改革的原因也是冠冕堂皇,诸如现制级距繁複、税率偏高、缴纳困难等等。这两个公听会相比,所得税法十七条是立委主动提出,财政部被动因应;但是遗赠税调降却是财政部态度积极,準备了一大堆数据资料、各国比较,似乎是「长官交办事项」。 

 在此,我们不得不向财政部浇一桶冷水,希望该部官员能够眼睛放亮、头壳清醒,不要在仓卒间把台湾税制弄得万劫不复。 

 何部长回国服务仅仅三年,也许我们该先帮何部长回顾一下过去十几年来台湾的租税变革史。自一九八○年底,台湾各种租税每一年都在降;娱乐税、地价税、房屋税、土增税、货物税、证交税、牌照税、遗赠税、所得税、契税、营业税、两税合一,无一不在降税之列。十几年来唯一「增加」的税,就是二○○五年立法院通过的最低税负制。为什幺多年来各类租税只降不升呢?这当然与台湾独特的政治生态有关。台湾的政治人物总是喜欢讨好选民,也没有理性讨论政策的习惯,租税当然就只降不升。久而久之,政府预算赤字日益严重,也就不足为奇了。 

 在这样的时空背景之下,财政部就该理解:不论任何税目,要增税是难如登天,要降税却是易如反掌,根本谈不上是改革。财政部虽然说税改是为因应促进产业升级条例届满之全面检讨,但是所谓全面检讨,就该有类似第一次或第二次赋税改革委员会之全面研究,而不该针对几乎没有什幺重要性的遗赠税单独讨价还价。此外,一旦所得税与遗赠税的减税列车发动,案子进了立法院,就如同开启了潘朵拉的盒子,后果就操在不负责任的立委诸公手中。财政部如果对全面检讨租税开了头,就要对修法的后果负完全的责任。万一最后诸税齐降,财政恶化、局面难以收拾,财政部就不能把责任推给立法院,而要负起百分之百的政治责任。 

 其实,财政部在当下提出遗赠税降税案,早就给外界「轻重不分、缓急不辨」的观感。台湾产业不振、资金外流是事实,但任何有经济常识的人都知道,这与大陆磁吸、产业空洞等大环境有关,而与遗产赠与税率干係不大。对岸中国大陆最近才大幅调升他们的所得税,却不担心资金外流,只因该国投资诱因极强,区区租税根本无关痛痒。反观台湾,旺旺、声宝出走,其背后因素难道是遗赠税率的高低?如果不是,那幺调降遗赠税究竟是为了台湾经济,还是为了完成官员特有的学理憧憬?如果认为降税就可以吸引资金回流台湾,那幺是不是该把台湾税负降到和开曼群岛一样?这些问题,都值得财政部官员省思、检讨。 

 最后,我们也要提醒财政部注意台湾民众对降税的一般观感。日前,该部向记者透漏,许多大富豪用非现金捐赠的方式巨额逃税。这样的逃税手法,其实与两三年前捐赠公共设施保留地节税一样,都是富人常玩的游戏。两年前,财政部也曾经发布若干匿名大富豪分毫未税的新闻。相对而言,领薪水的中产阶级不但一毛钱的税都跑不掉,当然也不可能有余力做实物捐赠、或是去买公共设施用地。如果缴所得税时,贫富阶级之间就已经如此不公平,财政部若还要站在富人立场,为他们争取遗产赠与税的减免,那就真的是悖离人民情感了。当局一方面宣称富人常用非现金捐赠的方式逃税,另一方面又替富人开遗赠税节税之门,这背后究竟是什幺样的施政逻辑,恐怕真不容易说清楚。 

 总之,遗赠税也好、所得税也罢,我们认为现在都不是讨论调降的时机。如果何部长能够在纷乱的政局中守住「不减税」的关卡,那就是功德一件了。其他的诸多所谓税改,就稍安勿躁吧!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