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报社论财经阁员怎可视「预算法」如无物?

2019-12-03
    553浏览
中国时报8日社论指出,在进入主题前,我们想先引几条预算法的法律条文,再阐述我们的论点。 

 预算法卅四条:「重大施政计画,应先行製作选择方案及替代方案之成本效益分析报告,并提供财源筹措及资金运用之说明。」 

 预算法第四十五条第二项:「总预算案岁入、岁出未平衡时,应会同中央财政主管机关提出解决办法。」 

 现在台湾的明显情况有二,一是即使不论扩大公共建设方案的赤字,财政部预估今年税收将短收两千多亿,明显违反预算法,但内阁却无人理会。二是金管会等行政院机关只顾本位,一再提出各种减税案。 

 就拿日前金管会所提吸引外资回台减税案为例:该会希望将来银行的利息收入、出售基金与结构债收入、出售保单收入,都能享受营业税、印花税、营所税三项租税的减免;这当然属于预算法卅四条所列重大政策。但金管会既没有提成本效益分析与替代财源筹措说明,下自财经阁员上自行政院副院长也无人正眼瞧一下预算法的规範。据说财政部对金管会的政策颇为支持,似乎一时之间行政院又多了一项减税案。看来,堂堂国家法律文书,在金管会等财金首长眼中,连废纸都不如。 

 既然金管会主事者这样热中金融商品的租税减免,我们就来好好分析一下其利弊取捨。在这里要问三个问题:凭什幺?为什幺?干什幺?首先,我们要问「凭什幺」金融商品要免税?陈主委说,金融商品专户的资金若能免除前述三种税捐,则理专利润空间变大,将更能吸引客户。这样的论述乍看言之成理,但却是适用各行各业的废话。哪一个行业免税之后利润空间不会变大?又有哪一个行业利润空间变大了不能吸引客户?如果这样的理由也能合理化免税,那幺农产品也该免税、服务业也该免税、IC产品该免税,天下还有什幺东西需要缴税?金管会主委就为金融业讲话,那幺各个事业主管部会也都为其事业发声,我们真不知道,中华民国的预算法内阁究竟还关不关心? 

 其次,金管会主张金融商品免税以吸引外资入台,我们还要问「为什幺」?金管会所想要吸引的外资,是指购买基金、结构债、保单等金融资产。这些金融款项进入台湾体系之后,绝大多数会流向股市与房地产,其与实体建设的投资截然不同。其实,台湾民间资金淹脚目,钱多到银行都想拒收大额存款。如果真的如金管会所期望的,有五兆资金回台炒作股市房市,恐怕台湾也会掀起一波「冰岛级」、「爱尔兰级」的资产泡沫。万一将来有什幺风吹草动以致资金流出,则台湾又是什幺下场?陈主委是习法出身,他似乎并不理解:钱流入台湾并不表示会创造GDP。莫名其妙地要吸引热钱来台湾投资金融资产,其实是观念混淆的错误思维。 

 此外,我们也要请问,行政院的财经团队整天呼吁减税,究竟在「干什幺」?行政院阁员人手一册克鲁曼的书籍,也口口声声地说在推动克氏所主张的凯因斯经济学,但所作所为却尽是些背道而驰的政策。克鲁曼主张增加政府支出、扩大公共建设,因此而有暂时的赤字亦在所不惜。但是克氏却一再反对减税,他认为减税的乘数效果间接,且诸多减税也往往图利了特定有钱群体,无助于提升社会支出。但是我们的财经部会过去一年却一再提出胡乱减税的「假克鲁曼」政策,这样说一套做一套,实在令人看不懂财经阁员的施政方向。 

 最后,还是回到预算法,谈谈我们的感触。我们想说的是:预算法虽然条文逾百,其精义却只有两个字:「平衡」。一方面,执政者要量入为出,避免不必要的开支、课徵必要的税收;另一方面,执政也要顾及永续经营,保住子孙的发展机会。负责任的政治人物,一定会把仅具训示意义的预算规範奉为圭臬。但财经官员却永远抢着做大众情人,四处讨好、随时散财,视预算法如蔽屣。看到金管会与财政部对税制与预算的藐视,我们不得不做出如此沉重的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