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报社论财经官员终究要面对历史评价

2019-12-03
    823浏览

 中国时报17日社论指出,最近两个多月,台湾的股票市场发疯一样狂涨,由五月四日的八千零六十六点,暴涨到七月十三日的九千四百七十一点,成交量也由每日一千一百三十九亿上升到二千三百九十六亿,堪称惊人。照理说,股市是经济的橱窗,股市的交易状况与指数,都应反应经济基本面的情形。但是令人不安的是,这一波股市飙涨,背后似乎找不到什幺经济基本面的大变动;无论是国内消费投资、国外进出口、两岸经贸、自由贸易区谈判、国际市场竞争环境,都没有什幺剧烈的改变。一般分析师认为,这一波股市上涨,大多与台湾政府的「作多」政策有关。这样的作多政策究竟有什幺长期后果,值得我们关注与讨论。 

 许多财经媒体分析,这一回合的政府作多,可以分为两个方面来看。其一是中央银行的双率政策:透过汇率与利率的双重管制,并对海外基金严加看管,等于是把资金「锁」在台湾岛内。台湾是一海岛经济,进出口一向畅旺,贸易商品的价格也一向随国际价格波动。当国内资金充裕时,贸易商品的价格因与国际接轨而不易上涨,于是资金自然流向如股票与房地产等地区性非贸易财,造成股价与房地产价格的双重上涨。就本质而言,此次股价房地产双涨,与一九八六至八七年股价狂飙有异曲同工之处,唯一的不同是主角换人。分析师指出,此次进场股市获利者多是受央行双率政策锁住资金的法人,而后来追进市场的则为散户。万一将来股市因基本面支撑无力而回档,其对散户的冲击当然也较大,股市散户不可不慎。 

 中央银行的双率政策虽然招致外界颇多批评,但毕竟只是战术面的短暂作为;央行要升利息、要调汇率,都是弹指之事,调整空间大,也不会留下太多后遗症。相对而言,行政院最近推出的一周一利多政策,其中不少都牵涉到租税减免与国土规画,一但滥行放宽,将来都是覆水难收,可以说是后患无穷,不可不慎。 

 以最近两个多月以来的减税案为例。首先,是行政院要求土增税自用住宅优惠税率为一○%,由一生一次改为一生一屋,财政部完全不敢表示意见,仅唯诺接受。接着,行政院又通过外籍员工租税优惠,加上员工配偶返乡支出不列入薪资所得,又是一项莫名其妙、不合租税学理的减税措施。然后,行政院又同意将物流业五年免税列为新兴重要策略性产业,造成数十亿营所税税收的损失。在减税之外,则是北高等地数笔精华土地的释出政策,虽然业务由财政部国有财产局主管,但是却完全来不及做主动、缜密的规画,却配合行政院利多释放的演出。 

 如前所述,不论是政府的货币政策、支出政策,都是刺激景气的短期性战术操作。美国政府早年以因为此类短期战术操作过多,以政治力影响经济的过度波动,乃有央行独立、货币政策独立的呼吁。连舆论都对此类短期经济战术操作期期以为不可,那幺关係着长远经济发展的租税政策与土地政策,又怎幺可以随着政治气氛而随意让步呢?以农村改建为例;农地每建设一块就少一块,可见未来均难以回复原状,这种事能够不经缜密讨论就仓卒定案吗?以租税为手段鼓励农村炒地皮,这是哪一种碗糕的财政管理?再以物流业五年免税为例,它究竟「新兴」在什幺地方,值得财政部将之列为免税对象?这些事难道不需要与外界讨论?如果什幺样的减税财政部都能答应,那幺还要财政部长干什幺? 

 民进党以「政策」做选举利多,我们不满意,也只能勉强接受;但若要以制度改革或租税减免来创造短期的利多,我们就难以茍同,而财政部与经建会更是不能没有意见。在各种租税减免的压力下,台湾的营所税始终难以课徵,在二○○二年达最低,决算仅一千五百亿。在全民支持、舆论压力与历任财政部同仁的共同努力下,营所税在二○○五年终于达到近三千三百亿。我们要提醒何志钦部长,凡走过必留下痕迹,明年此刻,全台湾人民都会看到二○○七年营所税与综所税的决算金额。遗产税减不减、逃税稽查公式改不改、部长有没有放弃外国籍,都只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财政部长的未来声望,就只看他在任内能不能顾好国家财产与国家财政,如此而已!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