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贸易烽火的台湾(罗曼Walter Lohman)

2020-05-20
    620浏览
陷入贸易烽火的台湾(罗曼Walter Lohman)

台湾并非总是美国决策者的首要考量。因此,儘管联邦政府里的友台派释出最大善意,华府还是有可能在不知情下伤害台湾。这是因为两个国家的规模,以及在全球扮演的角色相差悬殊,上述情况才会发生。然而,对于一个在美国的太平洋战略承诺中如此举足轻重的国家,美方理应在诸多不同问题上,加倍留意其政策对台湾造成的影响,并採取行动以减缓冲击。

我们就以美国贸易政策为例。

自由贸易商、美国企业界,以及不在少数的外交政策专家,一直都对川普政府的贸易途径吹毛求疵。从开徵钢铝关税、对中国发动贸易战,到目前悬而未决的汽车关税等各项作为,已催生出对于美国经济蒙受损失,以及折损国际领导地位的严重疑虑。

尚未定案的关税措施 更值得关切

儘管如此,批判者却很少针对这些行动对台湾的影响加以分析。外界可能因此对华府产生一种印象,即美国的贸易政策对台湾有益无害。这类观念并不正确。

首先,我们来看间接影响。在讨论美国贸易政策是否敲响全球经济的警钟前,客观地思考当前的情况非常重要。综观所有资料,美国总共已对约一千亿美元的进口商品课徵新关税,占美国一年约二.四兆美元进口总值的四%左右。这个比率似乎没什幺大不了,就算将(外国)报复措施的代价纳入考量,相对于全球经济、贸易的流动量,也不过是沧海一粟。

更值得关切的是尚未定案的措施,包括对两千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徵关税;威胁对五千亿美元的全部中国进口商品加徵关税;研议对三千六百亿美元的进口汽车开徵新关税;以及接踵而至的报复手段等。至此,我们才开始论及真正的「天文数字」。可能蓄势待发的其他措施—例如,美国政府去年四月正式点名调查可能开徵新关税的飞机、造船和半导体等产业,以及如同美国前国防部长伦斯斐(Don Rumsfeld)名言—「我们不知道其实我们不知道」(unknown unknowns)所暗示的,在华府新成形的贸易哲学中,有可能显现的其他保护领域等,都尚未列入讨论。

全球各大企业不安 台湾无从倖免

由于变数实在太多,要準确预测这种最坏情况会造成多大影响极为困难。世界银行二○一七年十二月的报告,或许点出了最大冲击程度。该报告指出:「一旦全球性关税上调的幅度触及现行国际贸易法规允许的上限,累积的贸易损失可能与二○○八至○九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不相上下。」然而,不论实际数字多寡,美国对进口商品加徵关税的贸易政策,可能从占比四%扩大到三十%至三十五%,显然会让全球各地的企业大为不安,台湾也无从倖免。

接下来,我们来谈谈美中初期贸易战的直接影响。大多数分析指出,台湾目前受到的立即性影响相当轻微。美方迄今锁定的五百亿美元中国组装产品中,台湾涉及的部分还不足以引发过多焦虑。不过,随着事态演变,美中两国的贸易紧张最终可能导致严重后果。最起码,针对中国组装的智慧型手机、笔记型电脑等需要台製输入装置的商品加徵关税,势必会迫使企业调整合作关係。此举旷日废时,衍生的债务却会迅速增加。

第三点,也是最立即相关的问题,是美国针对进口钢铁课徵关税的影响。从加拿大和日本等盟邦进口钢铁,被美方视为对国家安全的威胁一事,始终令人匪夷所思。基于台湾仰赖美国维护自身安全,从台湾进口钢铁居然成为国安风险,更是牵强附会。儘管如此,台湾还是没有据此向美寻求豁免,反而主动表示将配合川普政府的所有要求行事。

起初,台湾官员在寻求表达自身立场所需的管道时遭遇重重困难,但今年春天以来,已充分且清楚地向美国贸易代表署(USTR)及商务部传达台湾方面準备採取的措施。此外,台湾也对钢铁销美主动设限,加强防範中国钢製品经台湾转运,并将针对中国进口钢品展开更多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事实上,台湾方面已着手进行中。

关税豁免 台湾还在苦等一通电话

总之,台湾已展现足以成为川普政府理想伙伴的姿态。然而,眼看阿根廷、澳洲、巴西和南韩均因达成类似协议获得关税豁免,美国也已和欧盟展开协商,台湾却还在苦等一通电话。

事情不该如此。

华府正处于如何拟定贸易政策、优先考量的国内利益为何,以及贸易与外交政策之间关係的重大辩论之中,这场辩论也扩及更广泛的经济、政治和哲学思辨。在支持美国恢复推广自由经济之贸易途径的论点中,台湾受到的影响顶多被视为一个次要问题。在其他层面,台湾方面无法抱持合理期待,只能期待直接受到美方政策影响时,正如钢铁关税,自己提出的建设性做法可获得採纳。

(作者罗曼为华府智库「传统基金会」亚洲中心主任)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