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梁的故事舖

2020-05-15
    227浏览

,我参加凤山陆军官校、中正预校、陆军步兵学校「跑三校」马拉松路跑,收获满满,感触良多。

老梁的故事舖
2016 跑三校 马拉松 (资料来源

我已经许久没有跑马拉松,尤其是全程马拉松,主要原因还是时间。

这两、三年,承蒙老师和好友的厚爱,让我这流浪教师的课程爆表,上学期的29学分堪为代表,使我在许多学校招生越来越困难的情形下仍能有课上,得到许多恩典。但路跑、骑自行车的行程自然也就减少了,练习的份量也难以维持。

老梁的故事舖
凤山街上就有跑三校宣传旗子 (

份量上,跑全程马拉松也是意料之外。我这一辈子吃体能饭的阿伯,与一般赶流行的跑者究竟有差,有时虽然逞凶斗狠,心里却很明白,路不能乱跑,事先的基本功锻錬决不可缺,否则不仅没有强身效果,严重可能伤筋动骨。平日没有準备,只凭兴致上场,万万不可也。

两年前,一次与小朋友篮球斗牛中,连打了二十多场,伤了腰盘,上医院吃药复健了几个月,从此,较重的重量训练就再没做过。吃运动饭的都知道,手脚平时不吃点力量,上场跑步或做任何运动都不可能持久,且容易受伤。想想上次跑全马,已是三年前的事了。

由于家里没车,每週日要作礼拜,所以参加的赛事皆以大台北地区为主,通常跑个半马就回家,梳洗后上教堂,作息不致受大影响。每年大概就是参加渣打银行杯、台北国道、富邦这几场大赛,以及其他舒跑杯、财政部等小场活动。

会参加凤山「跑三校」路跑主要是为着地点和时间的缘故。所跑的三校都是我的母校,时间上恰逢毕业30週年,同学又在陆军官校当校长,吴泽智同学于是召集大家返校参赛共襄盛举,算算共30多人,成就了这场盛会。而我也在没有细思的情况下,「好好好」的就答应了跑全马,再后悔已来不及,团体报名了。

老梁的故事舖
陆军官校的司令台前

民国68年,我国中毕业,跟着一群人傻呼呼地坐火车来到凤山中正预校。那年,台美刚断交,许多青年投身军旅,加入革命报国的行列。但,我没那幺热血,纯粹就是家里没钱供唸书,就跟着好朋友当兵讨口饭吃。

民国71年,预校毕业,进入陆军官校,三年级分科,选上了步兵,就在毕业前后到步兵学校受分科训练半年(因为接训入伍生,毕业后补训)。官校毕业后,留校当排长一年,受英语进修班半年,民国82年又交流回去任连长二年,民国78年奉命至步校受正规班训半年,加一加,我在这三个学校竟待了十一年半,佔了我军旅生涯三分之一强的时间,革命情感,血浓于水。今年刚好从官校毕业满30週年,同学们一齐回来相聚庆祝。

活动一提出来,就有同学成立FB和Line的社群,每天兴奋地po消息,还设计了两件跑衣留纪念。随着日子越来越近,群组中兴奋之情也越发明显。

凤山跑三校路跑活动已举办了六年,今年是第七届。

前几週,就有同学登记学校招待所的借住事宜,我没follow到讯息,原本还想跟同学挤一晚上,顺便聚聚,后来为免节外生枝,为难相关单位,就到工协新村太太娘家窝了一晚,清晨跑过去,刚好热身。

老梁的故事舖

清晨,天未亮,路跑者陆续报到

天未亮,大家不约而同来到司令台旁挂有红布条的帐篷报到领物资。大伙儿喜相逢,有同学毕业后就未再见面,激动地寒暄、拍照留念,从前预校的美女教官也来打气。

老梁的故事舖

找到了期上的帐蓬

老梁的故事舖
多年不见,大家来一张大合照

老梁的故事舖
太阳出来了,我们再照一张相

老梁的故事舖

和久未见面的宝贝学生合影留念

六点整,司令台先举行升旗典礼,还没跑内心先激动起来。

老梁的故事舖

六点,官校司令台举行升旗典礼 (

鸣枪开跑了,我随着人流从北营区马路转到中正堂前,斜上东营区,经过黄埔湖,出校区,由过去副食供应站、野战靶场、枪榴弹场那边的小路进入野外教练场地,连接上先锋路。从前两路相接旁的一大片凹部全被填平,让人一下分不清方向地形。也因为路窄人多,只能跟着前面人的脚步前进,有空档时超越几人。

老梁的故事舖

六点,鸣枪起跑


老梁的故事舖
众人奋勇争先,冲出起跑点


老梁的故事舖

人流跑过官校中正堂

老梁的故事舖

黄埔湖依旧宁静美丽,却布满了绿藻


老梁的故事舖

换个角度,湖水倒映天光,湖面看起来清澈多了


老梁的故事舖
官校东营区要到野战教练场的小路 (


老梁的故事舖
路跑上山的人流 (


老梁的故事舖
先锋路,打野外上山的必经之路 (

一次超车中,有人叫我,回头,竟是学生时副连长曹以明学长,他眼睛真利,才从他身边过去,就被认出。我才要与他叙叙,他挥挥手,叫我赶紧跑,二十几年没见,见了面没讲到话,又过去了。

继续前行,七一四高地、配水池转一圈后,上上下下来到步校的后面。脑袋空空的,竟不知自己跑到哪里了,感觉就在自己家中,不知逛到哪个房间了,过去在这些山头间挥洒过的那幺多岁月,彷彿柏油路上蒸腾的热气,矇眬飘摇、疑幻似真,伸手,抓不到了。后来才知,去转了一大圈,又回到先峰路头,进入步校。

老梁的故事舖
跑三校 路线图

下到步校后,左转直插到底,两个右弯,再折回到校门口。这是典型的步校跑法,过去从校部那头开跑,到底再回头,就五千了。

老梁的故事舖
在山路上转了一大圈,要进入步校了 (


老梁的故事舖
进入步校前的路标 (


老梁的故事舖
步校终于到了 (


老梁的故事舖
欢迎光临步校 (


老梁的故事舖
步校中正堂 (

老梁的故事舖
当年协同演习时,在步校中正堂前和阿达他们合影

老梁的故事舖
步校笔直的大路 (


老梁的故事舖
步校司令台和阅兵场 (


老梁的故事舖
步校大门


老梁的故事舖 在步校到预校的马路上,被捕捉到的身影

步校大门是路冲,正对着凯旋路。过去这是侧门,大门在王生明路靠官校那头。出步校大门后,沿马路走没多久,就到预校。在预校时,去参加埔光校庆,都是走这条路,穿过步校,从南营区进去;毕业时,进官校入伍,也是走这条路。算算,这是条心酸路,而且,预校毕业后,就再也回不去了。唯一的一次是入伍生放假跟同学一块回去,学校怕我们回去电学弟,卡我们在大门不敢放行,要有人带才行。假日哪有人没事来回连上和会客室带人,于是我们吃闭门羹。这回过了三十多年才回家,不胜唏嘘。

老梁的故事舖

中正预校大门 (


老梁的故事舖
中正预校,三军的摇篮,呵呵呵...我们是被摇大、摇到老的一群

进入预校大门后右转,右侧一整排七栋营舍是当时中三期住的两个营。民国68年我入学第一天,住后面有两个天井的营舍停水,我们被带到第一栋楼洗澡,第一次被学长电。再跑,就到了当时的图书馆、学四营的教室、营舍、音乐工艺教室、医务所、邮局、福利社、网球场等地,寝室正在施工,内装全部打掉了。

老梁的故事舖
当时预校中三期住的一排房舍,我们一年级休假外出时的艰辛路


老梁的故事舖
当时预校初种的木棉,现已长的好高好大


老梁的故事舖 中正预校科学馆
老梁的故事舖 预校网球场
老梁的故事舖 预校一年级时的寝室
老梁的故事舖 预校一年级时的餐厅
老梁的故事舖
预校一年级时,欢送田芬老师合影

老梁的故事舖
三年级时,中正堂内的毕业晚会

转弯后来到体操馆、游泳池、司令台、足球场、橄榄球场、棒球场;一年级时连上负责保管游泳池,常常一大清早一堆人泡在池子里刷洗池壁;四个泳池一字排开,十分大气。

老梁的故事舖 预校体操馆


老梁的故事舖 预校游泳池


老梁的故事舖 预校司令台


老梁的故事舖
当年游泳池和司令台旁的树都还很小


老梁的故事舖
从游泳池畔回望司令台后方

对面司令台那时正在完工阶段,我们常拿了脸盆在此种草、捡石头;有一次在校庆前,听说有长官要来,大家正紧张兮兮时,蒋总统经国先生出现了;他和蔼地跟大家挥手,众人一下就拥上去把他围住问好,一旁的贴身护卫看起来十分紧张。
我一年级时参加棒球队,在棒球场混过,但大部分时间都在作体能。

老梁的故事舖
从前荒脊的棒球场,竟已绿树成荫

学校跑到底以前是本部连,曾经的养猪场和一大片的甘蔗田全没了。这里设有补给站,食物丰盛。

老梁的故事舖 要到本部连前的补给站了


老梁的故事舖
丰富的补给物资

绕一圈回来,有爬竿、田径场、篮球场、单槓、技击馆,黄埔豆浆厂不见了。爬竿是大家拼上下速度的地方,篮球场是我们有一阵子清晨天未亮时来打球的地方,直到有一天,有位同学在第一个篮球架上吊自杀,大家从此不再敢去那地方打球。我很庆幸那天不是我们发现那具吐着舌头的尸体。

老梁的故事舖 这条路是以前冲刺回技击馆的路

技击馆是我二、三年级参加拳击队,每天练拳的地方。过去练习都要先跑校区一大圈,从爬竿场到技击馆这段,总是我们冲刺的一段。尤其三年级代表学校出去打中上联运,早上、下午、晚上集训,那段日子不知是怎幺过的,被操的天天神智不清,但绝对是我这辈子体能的基础。

回到学校面向大门这边这一整排营舍,是我们二、三年级住的地方。首先是餐厅田单堂,是我们打苍蝇、偷拿蛋、沙糖等食物的地方。第一栋晋元楼,楼下出口的地方是我们学七连的连集合场,寝室在三楼,另一边是晒衣场、围墙,围墙外是王生明路,这是一些同学晚上翘头首选的地点。

老梁的故事舖 田单堂--预校二、三年级时的餐厅


老梁的故事舖 预校二、三年级时住的寝室


老梁的故事舖 寝室通往教室的走道
老梁的故事舖 通往教室的走道

第三栋是教室,我们孝六班在一楼,是当时外宾的参观路线。教室对面就是学一营的教室和寝室大楼了。

老梁的故事舖 预校时二、三年级的教室

路到底了左转,到了校部大楼前就右转出校门,出去前,工作人员发了一个黄色的弹性手环作信物。

老梁的故事舖

这条路到底左转,就到校部大楼,右边是二、三年级时生活的地方


老梁的故事舖 当年路的两旁树都还小,我们每天要照顾他们
老梁的故事舖

当年从楼上往下看的路旁情景

老梁的故事舖 晋元楼,我们住的寝室大楼


老梁的故事舖
从路旁仰看路边和营舍

老梁的故事舖
中正预校校部大楼

老梁的故事舖 出校门前领取信物 (

老梁的故事舖

这一趟先领黄色的 (


此后,依原路回步校,经野外教练场原路,回到官校去。

老梁的故事舖
重回步校笔直的大道 (


老梁的故事舖
从步校重回到先锋路 (


老梁的故事舖
重回上坡山路,许多人举步维艰 (

四年级在步校分科,住在与官校相邻的二楼营舍。正规班时,住木造的旧房子,前半部的新大楼已接近完工,后来,我们是第一批入住的学员。

回到官校,来到黄埔湖旁,左转到南营区去绕了一圈。民国82年我在专四营当连长,营舍在勤务连旁的最后一栋,只有半年接训转服预官,其他时间就干些杂活,如招生、点召等。想想,也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老梁的故事舖
来到官校黄埔湖畔,已跑了近一半路程 (

从南营区跑回北营区右转,经过网球场、校史馆、邮局,后面是黄埔先烈塔和总机房,四年级在这里打专精,后面山坡上的草皮是我们当时去精忠国小、大发工业区等地挖来的。流过的曹公圳,我们当年也下去挖过淤泥,浇草皮。路旁是五百障碍场,那时每年校运前都要来跑几回。

老梁的故事舖
陆军官校南营区 (


老梁的故事舖
官校南营区大餐厅,学生时在此参加60週年校庆餐会,

84年在这里办大专运动会期间伙食,痛苦的回忆

过去爬竿、板墙间是体测三千公尺的终点,当年干连长时,就是在这里与金巴、洪鸿钧等国军有名的悍将一较长短的地方。当单槓12下、仰卧起坐60次维持平分秋色的局面后,最后的三千公尺就是决胜的项目。当从会客室跑来,在西门前左转后,我一路冲刺甩掉金巴的纠缠,报了前一年校运输了八百公尺竞赛的一箭之仇。回去后跟四年级的教育班长提起,没有人要相信,哈哈哈…一个其貌不扬的矮冬瓜怎幺可能赢他们心目中的传奇英雄连长。没关係,我们这等平凡人偶而出来耍耍宝,没人认识,也没啥关係。

左手边靠司令台方向,是一大片青翠草地,也是从前的阅兵场。校庆时,正期班、专科班、中正预校,有时还有三军官校、政战学校代表,六、七千人的受校部队将整个操场摆满,这头在会客室前的橄榄球场,那头在田径场边的足球场,军威壮盛。总统担任大阅官,黄埔老师何应钦将军在座,那是黄埔子弟一生的荣耀。预校一年级时站观礼连,是经国先生校阅;官校三年级时六十週年校庆,是李登辉先生。上刺刀!向右转!分列式开始!绕半圈到司令台侧,踏着军乐和鼓点踢正步过司令台,成为永恆的记忆。这似乎也是许多五年级生的记忆。

老梁的故事舖
大操场远离官校司令台

路跑到底,第一圈结束,半马选手左转回终点,跑全马的右转,开始第二趟路程。

老梁的故事舖
快到官校中正堂,半马和全马分道扬镳 (

当天,天空有云,赛前感觉有点要下雨的样子。清晨的空气本就凉爽,太阳也迟迟没有全露脸,虽然觉得有点闷,但比起典型的凤山豔阳天,真要感谢上帝赐的不下雨也不太热的天气。跑起来很舒服。

记得民国88年带人管班回步校参加协同演习,週末与好友仲裕和汝仔去打垒球,人没上场比赛,只练球挥击而已,被太阳晒到快虚脱,全身没力,实在有辱过去学生时「屏东野人」的称号。被大家耻笑为台北肉鸡了。

过去练习时,半马配五分速,全马配六分速。因为好久没跑全马,凤山天气又热,不敢太冲,只想着放鬆心情自由跑,5小时内能回来就好。

不料跑完20k,只花了01:56’,觉得还不错呢!于是继续放鬆心情跑。

跑到预校进门没多,30k了,刚好3小时,但转个弯后,戴了几年的Bryton运动錶竟停了,后面就真的随意跑。原本还以为它是没电,回家后充电,它再也没活过来,就此寿终正寝。

过去跑全马时,37k是个关卡。跑富邦初马时,就是在37k处抽筋,站在路边好一会儿无法动弹,一动就抽。这次轻鬆跑,还是逃不过37魔咒,但没抽那幺严重,走了几百公尺后,在医务站喷了肌乐,竟能继续小跑。

老梁的故事舖 将到终点前,在校史馆前被捕捉到的身影

来到中正堂前,过去那个像大坟墓的老中正堂没了。新的中正堂还算雄伟,但后面几栋大楼太显眼,压去了不少气势。

回到北营区,迎面那栋是以前的自然科学部,左边第一线连那时是学九连和学七连,我们学十连在学九连正后方,是离教室、赛尔大楼、黄埔俱乐部、游泳池最近的一个连,但,放假时我们却得跑最远。

回到终点,才发现,我竟然没绑晶片,又耍了个大宝。看看终点的时间,减掉出发时大概等了一分钟吧?成绩4小时33分,在这种练习强度下,还算不错了。

这次跑马,也是一趟回忆之旅,牵起好多美好的回忆。搭高铁返回台北,心中有满满的喜悦和富足。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