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启鸿前县长带给恆春半岛的「四大害」

2020-05-07
    380浏览
担任两届屏东县长的曹启鸿。

曹启鸿担任两届屏东县长带给恆春半岛莫大伤害,一共有四大害:

第一害:把汞汙泥最终处理场偷偷引进恆春,这也罢了,他还附送更严重的事业废弃物掩埋场给恆春,贻害万年。

第二害:停建台廿六线「旭海安朔段」,断了恆春后山从台东出入的终南捷径与发展机会。

第三害:犯了「把古蹟拿来作设计」的大忌,在恆春古城的恆春国中段,花巨资兴建「漂浮城墙」。

第四害:破坏恆春石牌公园的古蹟,把忠魂碑的石阶全部打掉,重新以新的石材改建,拆掉日据时代留下来的铁栏杆,重新架设木质栏杆,原味尽失,而且是「回不去了」。

潜藏汞汙泥与事业废弃物掩埋场的恆春垃圾掩埋场。

这四害当中以第一害最糟糕,最严重。这座事业废弃物掩埋场,为恆春带来「不可逆」的严重汙染,包括水体、土壤、地下水与循环利用之农作物全部受潜在汙染,问题并非一朝一夕对外扩散、向下汙染,也非一朝一夕可以解决,其问题的严重性可能更甚于核三厂。

自一○四年四月起,恆春东门外的滞洪池,陆续出现紫红色汙水,七月又出现一次,八月间一场大雨后,紫红色汙水溢流扩散东门溪,八月廿三日射寮溪口出现上万条死鱼,整条水域上游的东门溪及下游的龙銮潭大排全部受到严重污染,最后经过化验找出元兇,就是事业废弃物掩埋场的排水箱涵连续壁破裂,导致汙水大量外洩而肇祸。

万一,哪天证实汲引龙銮潭大排河水灌溉的米、鱼、洋葱、红龙果,都受到重金属的汙染,整个恆春农业将彻底崩盘,更不用奢言「有机半岛」了,严重为害后代子孙。

第二害:停建台廿六线「旭安段」,所造成的影响参阅相关报导,但是,就长远而言,这条被政治力与环保团体斩首的公路,最终还是会兴建,完成贯通,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如果终极结果还是贯通,那幺此时的停建风波,就非常没有意义,只是阻迟地方发展与造成用路人的不便。

恆春古城恆春国中段,花费巨资兴建的「漂浮城墙」。

至于,第三害在恆春古城的恆春国中段搞画蛇添足的「漂浮城墙」,将来如果恆春的古城墙要重新连接合拢,恢复古城墙原貌,势必要拆除,因为那段「漂浮城墙」,本是何处惹尘埃的怪胎。

恆春石牌公园忠魂碑整型前的原始风貌。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