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需要高俊明的高度(曹长青)

2020-04-27
    258浏览
台湾需要高俊明的高度(曹长青)
曹长青

在通往自由的艰难跋涉中,尤其在历史转折时刻,每个国家或族群都有几个自己的标桿性人物,带领风潮,启迪民智,影响深远。像日本明治维新时代,就有福泽谕吉(提出脱亚入欧)和伊藤博文(推动变革的首任首相);而英国更有亚当.斯密(自由经济之父)和洛克(提出个人三大权利)等引导了美国及全球走向自由经济和民主政治的思想巨人。在当代台湾,也有两位自己的标桿性人物:彭明敏教授和高俊明牧师。在彭教授90岁生日时,我曾写过《台湾需要彭明敏的高度》(网址:https://www.taiwanenews.com/doc/cao20130815)。现在高牧师过世,我想到的是《台湾需要高俊明的高度》。他们两位,一位世俗,一位宗教,在两个领域各自展示了他们的思想高度、道德人格和精神力量。高牧师的高度,体现在五大方面:

第一,传播基督教,拯救灵魂。

高俊明的祖父是台湾本地人第一位传道者,其家族中,只是男孙就有5个牧师,高牧师家族为基督教在台湾的传播做出了重要贡献。台湾是一个佛教为主的社会,据维基百科,佛教徒有800万,佔人口35%,寺庙12000多个(据说比超市还多);基督徒只有138万,佔人口6%,全台有1265个教会。

众所周知,台湾很多佛教领袖亲北京,甚至去朝拜共产党。被称为「政治和尚」的星云就是一个典型;更有彰化的寺庙公然挂出一排五星红旗。而台湾的基督教领袖,则亲美国,亲西方,多是本土派、台湾人。高俊明牧师就是这方面的一个标桿。

佛教宣扬慈悲慈善等,对人的精神有帮助。但台湾的确有很多藉佛教敛财的和尚。我访台时多次见过很功利的朝拜。例如有一次经过台北龙山寺,因其香火浓烈扑鼻,就进去看看。原来很多人在排队等一位和尚算命:关于孩子考学;等于直接把宗教变成了交易:你给钱,他就说你孩子一定考上。如果是孩子来了,和尚给一番鼓励(就算心理暗示,精神辅导),家长回馈金钱奉献,也说得过去;但那个场景,孩子都不在场,和尚只跟家长说,明显是骗人敛财。

再比如有次在台北捷运下错车,发现地下层竟是一排排小屋,里面都是算卦的,不少人在求签保佑。曾有人说,想赚钱去台湾,剃个光头,披身袈裟,席地一坐,阿弥陀佛,就财源滚滚。台湾不少佛教大师都是金钱暴发户,这是人所共知的。而基督教牧师却是另一番景象。

第一次见到高牧师,是十多年到他台南的家。很简陋,几乎有点家徒四壁。但高牧师的精神世界很丰富,他熟识圣经,彬彬有礼,尤其是他讲话时的儒雅和超然,颇给人一种感觉,他就是上帝派到台湾的使者:既有庄严、高贵的境界,又谦卑入世。记得那次主要听高牧师谈信仰之路,然后还探讨了蒋介石到底是真基督徒、还是假基督徒?蒋为什幺就不能走民主之路,他对台湾人民追求自决权的镇压等。

前两年再到台南探望高牧师,发现他的住家变得相当现代,还有电梯等,我想是不是高牧师发财了;后来才了解,这是民视郭倍宏董事长特意为高牧师一家装修的房子,提供给高牧师及师母安养晚年。郭倍宏也是虔诚基督徒,对高牧师非常景仰,有一次高牧师生病,在台南新楼医院住院,郭倍宏夫妇前去探访;言谈之间知悉高牧师原先住宅进出动线对老年人不方便。离开医院后,郭倍宏至附近他的一个建案视察,发现他的房子居然可以直接看到高牧师的病房。郭倍宏认为这是上天的旨意,当场打电话给在病房中高牧师的家属表明心意,把这间邻近新楼医院及台南神学院的房子,修改成牧师馆,无偿提供使用。

高牧师担任《玉山神学院》院长十多年,培养出很多信徒;高家几代人在台湾传播爱、怜悯、信仰等基督文明,可谓功德无量,对台湾人的道德提升、信仰强化,高牧师都留下了丰碑。

第二,发表《人权宣言》,强调住民自决

台湾的独立建国之路有两个里程碑的文件,一个是1964年彭明敏及两名学生发表的《台湾人民自救宣言》,提出15字方向:制定新宪法,建立新国家,加入联合国。再一个里程碑文件,就是1977年高俊明担任干事长的基督长老教会发表的《人权宣言》,提出两点:1,台湾前途由住民决定;2,建立一个新而独立的国家。这个《人权宣言》与彭明敏的《自救宣言》在同一个精神高度,可谓思想价值的双子塔!

美国立国之本有两个文件:《独立宣言》与《宪法》。前者提出个人有生命、自由、追求幸福的三大权利;后者把这三大权利法律化,基本理念是两句话:限制政府权力,保护个体权利。台湾成为一个正常化独立国家后,彭明敏的自救宣言,高俊明的人权宣言,这两个文件也将成为立国之本,其先驱般的价值,会被后代敬仰和遵从。

第三,反抗专制,狱中坚贞不屈

基督徒追求「信、望、爱」三个境界。高牧师就体现了这三种境界:他一生笃信耶稣,传播基督教,可谓「信」;他充满爱心,无论对家人(去世那天是与妻子结婚61週年)和世人,还是对台湾和世界;他永存希望,即使在牢狱之灾的最黑暗时刻。

在国民党专制时代,高俊明为党外人士提供藏身之处,被以「藏匿叛徒罪」判刑七年。研究者说,实为惩罚他主导发表《人权宣言》挑战专制。在监狱,不仅被剥夺自由,更有食物短缺等等恶劣。高牧师从没有屈服,他把这当作上帝的拣选和磨练。

十多年前我在前后几天内同时读了《雷震(狱中)家书》和高俊明狱中写给妻子的信结集。这两本书当时给我一个很深的印象是,雷震的几乎每封家书都要食物,要红烧肉,要鸡鱼,要罐头什幺的;谈吃佔了很多篇幅,他好像是个「饥饿的婴儿」嗷嗷待哺。我对雷震先生当年的胆识充满敬意,他坐国民党10年监狱,其伙食之差可以想像。但在高俊明的家书中,却没有一次要吃的,记忆中他甚至都没谈到过食物问题。他的信里基本都是谈信仰的精神世界和某些具体的事情。当时很感叹,有信仰的人真是不用吃饭可以活啊。

第四,力挺喜乐岛联盟,支持公投入联

在台北的另一位虔诚基督徒杨刘秀华老人的家里,也曾几度跟高牧师碰面,他始终关注着台湾走向独立建国的问题,那种执着,感觉不亚于他的基督信仰。最后一次见到高牧师,是去年春节期间,当时他住在台东的女儿家,我和金恆炜先生一起去看望高牧师,也谈了喜乐岛联盟成立要开记者会的事。他静静地听,不插一句话,虽已89岁高龄,但没戴助听器,听力很好。听我们讲完后,当时的场面至今难忘,高牧师声音洪亮、毫不含糊地表示支持,而且亲自到台北出席228记者会!

2月28日的喜乐岛记者会大爆满,群情沸腾,众志成城!这不仅有总召集人郭倍宏、彭文正等台派人士的努力,更有像彭明敏教授、高俊明牧师等德高望重的标桿性人物的支持和感召!那天彭明敏教授因身体不适临时住院(他躺在病床上收看了现场直播),但高牧师坐在主席台上。有人发言时说,这意味着上帝保佑台湾!全场雷鸣般的掌声,不仅是祝贺喜乐岛,祝福台湾岛,也是感激高龄、行动不便的高牧师专程从台东赶来的道义相挺!

去年4月7日喜乐岛联盟的高雄成立大会,高牧师再次从台东专程赶去,他的身体已很差,坐在轮椅上,但他的形象在人们心里是那样高大!成立会可谓群英聚会,很多台独元老都是多年来首次相聚,像前总统李登辉、彭明敏先生、高俊明牧师等……。他们的力挺,众多台湾人民的支持,更使喜乐岛联盟背负起领导台湾人民走向独立建国之路的重任。令人沉痛的是,高牧师终于没能见到那一天。这不是他一个人的悲哀,是台湾的悲哀。

第五,拒绝权力诱惑,坚守信仰理念

除了力挺喜乐岛联盟,高牧师在他生命的最后两年里,还有两件事展示了他的坚持原则、敢于直言、不被权力诱惑的超然境界。

一件是蔡英文执政时,邀他做总统府资政,他拒绝了(在陈水扁时代他曾做过)。因为一是他不赞成蔡英文重用很多蓝营国民党人。二是他反对同性婚姻,认为婚姻是在一男一女之间;不仅《圣经》这样教导,也是人类几千年形成的传统文明。蔡英文推动同性婚姻,还要改民法,在他这里通不过。什幺资政等头衔,都无法换取他对圣经,对信仰,对常识的遵从。当时的大佬,有两个人拒绝了做「资政」,一位是彭明敏,另一位就是高俊明。恰恰就是这两位!这个简单举动的背后,是理念、是水準、是境界、更是人格!

台湾深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西瓜偎大边,谄媚权力者的现象比比皆是。曾在网上看到两张照片,台湾两个政治人物(都是立委)居然向蔡英文90度鞠躬。也看到有八九十岁,甚至百岁者,一生主张台独的人,却去跟坚持「维持现状」、绝不往前挪半步的蔡英文手牵手,参加蔡英文主持的元旦升旗仪式。在那个代表国民党殖民统治的齿轮旗升起的一瞬间,他把自己一生的理想(摘掉那个虚假国旗国号,使台湾成为正常化独立国家)、尊严和人格降到了最低点。这些换来的,是资政头衔和权力的抚摸。

相比之下,更可看出彭明敏、高俊明这两位标桿性人物对理念的坚持,对人格的坚守,对尊严的捍卫。

高牧师的另一个精彩,就是今年元旦后第三天,他和彭明敏、吴澧培、李远哲等四人在《

高牧师去世后,《

我跟他通话时,还不知道四位大佬要发表联署公开信的事,只是听取他对喜乐岛联盟1月底发给立委的那封公开信(呼吁修改公投法,允许人民就重大政治问题有表达意见的权利)的看法。高牧师不仅完全支持,而且又是跟彭明敏教授一起领衔签署了那封有38位台派知名人士联署的公开信。

签署喜乐岛联盟这封呼吁修改公投法、允许人民就重大政治问题有表达意见权利的公开信,是高俊明牧师参与的最后一项公共事务,也是他用生命最后的力量,为台湾走向「一个新而独立的国家」所作出的最后的努力。

1977年《人权宣言》发表至今42年了,高牧师的梦想仍没有实现。他的离去,是喜乐岛联盟的重大损失,是台湾的重大损失,也是人类迈向自由之路上又倒下了一个战士,令人痛心不已。

但高牧师理念的高度、信仰的高度、人格力量的高度,将一直令人敬仰,成为后人的榜样。台湾人民会继续为建立一个「新而独立的国家」不懈地努力,直到一个叫台湾的国家登上国际舞台!

(今天在高雄举行了高俊明牧师的追思会,蔡英文总统没去参加。她可以为习近平妻子彭丽媛舅舅去世送花圈,却不去参加高俊明追悼会,此举难道还不足以说明蔡英文到底是怎幺回事吗?一个民主国家的总统,给正面敌对的独裁国家领导人亲属送花圈,却拒绝参加民主前辈追思会!这样的总统,难道不该在道德意义上被弹劾吗?)

2019年2月22日(高牧师追思会当天)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