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国拿破仑学者肢解学生情人 背包中有她的手

2020-04-24
    415浏览

上周六,一名男子不慎坠落圣彼得堡的莫伊卡河,救难人员原本以为这只是一桩单纯的落水案,然而他们却在这名男子的背包中找到了两条女性的手臂......

俄国拿破仑学者肢解学生情人  背包中有她的手

图为 2005年,打扮成法兰西第一帝国皇帝拿破仑一世的索科洛夫(右),他是俄国着名的拿破仑学者,也是历史扮装活动的推广者。

路透社/达志影像

俄国着名拿破仑专家  喜爱扮装重现历史

今年 63岁的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历史系教授索科洛夫(Oleg Sokolov)是着名的拿破仑(Napoléon Bonaparte)专家,他在钻研法兰西第一帝国历史的同时,也爱上了历史扮装活动,更把自己的兴趣推广到全国,吸引不少人和他一起穿上拿破仑时代的军装,重演当时的战役。

受到法国政府认可  受颁荣誉勋章

其中,他最喜欢打扮成拿破仑,他也希望被别人以Sire(法语:阁下)称呼。2003年,他的研究和成就受到法国政府的认可,获颁「法国荣誉军团勋章」(Légion d'honneur),以表彰他对法国的贡献。

俄国拿破仑学者肢解学生情人  背包中有她的手

11号这天,潜水伕和调查人员在圣彼得堡的莫伊卡河上蒐集索科洛夫的犯罪证据。

路透社/达志影像

喝醉不慎坠河?背包发现手臂

然而,上周六(9)早上,索科洛夫被人从刺骨的圣彼得堡莫伊卡河(Moika River)救上岸,当时他喝醉了不慎坠河,然而当人们在他的背包中发现两条女性的手臂时,才发现案情并不单纯。

手臂来自学生情人

这两条手臂属于今年 24岁的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研究生耶斯琴科(Anastasia Yeshchenko),她是索科洛夫的学生,也是索科洛夫的情人,两人都喜欢历史扮装活动,也是多篇历史论文的共同作者。两人已经交往了三年,平日就同居在莫伊卡河旁的公寓。

拿破仑的约瑟芬

而喜欢打扮成拿破仑的索科洛夫,很常以「约瑟芬」来称呼耶斯琴科。约瑟芬(Joséphine de Beauharnais)是拿破仑的第一任妻子,也是法兰西第一帝国的皇后。

Выяснилось имя жертвы доцента СПбГУ. По данным СМИ, это 24-летняя выпускница Анастасия Ещенко. Вместе с историком Олегом Соколовым она работала над научным трудом о Наполеоне Бонапарте.

Студенты говорят, отношения Соколова и Ещенко были романтическими. pic.twitter.com/e0IpUeFp0R

— URA.RU (@ura_ru) 2019年11月9日

图为遭到索科洛夫杀害的耶斯琴科,他们两人都喜欢历史扮装活动,也一起研究拿破仑时代的历史,并且共同发表论文。

公寓发现被肢解的尸体

在发现背包里的手臂后,警方立刻搜索了索科洛夫的公寓,结果发现了耶斯琴科被肢解的尸体,还有染血的钢锯和猎枪。根据俄国当地媒体的报导,索科洛夫原本计画先把耶斯琴科的尸块丢到河里,之后再打扮成拿破仑自尽。

出庭坦承杀害女友

周一(11),索科洛夫现身圣彼得堡法庭时,哽咽承认杀害并肢解了耶斯琴科,他对此深感悔恨,他说:「我毁了。」

律师想以精神失常换减刑

索科洛夫的律师波楚耶夫(Alexander Pochuyev)表示,索科洛夫已经坦承犯行,并且愿意配合调查。波楚耶夫在接受国际文传电讯社(Interfax)的访问时说,索科洛夫在犯案时「处于巨大的(情绪)影响下」,外界认为他有可能以索科洛夫精神失常为由,希望能换得减刑。

「我是正当防卫」

对此,索科洛夫表示自己会用正当防卫为由,而非用精神失常。他提到案发当时,自己跟耶斯琴科说了周末要去陪小孩,结果耶斯琴科非常生气,两人开始激烈争吵。

「我从来没看过(耶斯琴科)这样激烈的攻击,」索科洛夫提到耶斯琴科拿刀攻击他。最后,法庭下令将索科洛夫拘留,直到明年一月再次开庭。

俄国拿破仑学者肢解学生情人  背包中有她的手

周一,索科洛夫在警力的戒护下前往圣彼得堡法庭参加听证会。

路透社/达志影像

过去就有施暴纪录

在索科洛夫杀害耶斯琴科的消息传出后,人们开始检视索科洛夫的过去,结果发现他先前就曾有施暴纪录,不过被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给压了下来,还是继续让索科洛夫在校内任教。

曾殴打威胁前女友

2008年,另一名索科洛夫的学生兼女友伊万诺娃(E.V. Ivanova)表示,当她和索科洛夫分手时,索科洛夫把她绑在椅子上不断揍她,还威胁要用烧热的熨斗让她毁容。最后,伊万诺娃逃了出来,并且向当局和学校报案,然而索科洛夫什幺事也没发生。

如果有採取行动,或许受害者不会死

俄国反对家暴运动人士波庞娃(Alena Popova)批评道,要是先前当局有採取行动,让索科洛夫为他的暴行付出代价,那幺耶斯琴科或许不会被杀害。波庞娃说:「如果一名施暴者确定他可以胡作非为,就算犯下谋杀罪也可以逃得掉,那幺他就会变得肆无忌惮。我们不应该等到受害者被杀害后才採取行动,我们应该要预防暴力。」

俄国拿破仑学者肢解学生情人  背包中有她的手

2012年,索科洛夫在一场历史扮装活动上打扮成拿破仑。在他杀害耶斯琴科的消息传出后,他过去的施暴纪录也被翻找了出来。

美联社/达志影像

去年男学生发问挨揍

索科洛夫不仅对女学生施暴,他也被指控对男学生施暴。去年,当一名男学生在公开演讲中就索科洛夫是否涉嫌抄袭另一名拿破仑专家的着作发问时,愤怒的索科洛夫要求支持者把这名男学生拖出场外痛殴一顿。男学生表示他虽然在事后有向校方申诉,但校方拒绝惩处索科洛夫。

连署惩处校方高层坐视不管

现在,网路上出现了要求惩处校方高层坐视不管的连署,该项连署已经收到了超过 5万个签名。

接下来,一切交由调查人员

周一,俄国总统普亭(Vladimir Putin)的发言人佩斯科夫(Dmitri S. Peskov)表示,普亭已经知道了这起事件,「这看起来就像疯了一样」。佩斯科夫补充道,接下来一切就交由调查人员去决定除了索科洛夫外,还有谁要为这起谋杀案负责。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